从融资分层到竞争中立:原因与对策(中英文)

自2018年以来,民营企业信用贷款问题日益突出。IMI研究员尹瑞哲(音)在《中国日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一天冻结三英尺并不是一个寒冷的日子,隐患已经为前两轮“宽信贷”奠定了基础。

金融机构没有主观偏见,民营企业的基本面确实不尽如人意。

形势严峻,但幸运的是,从政策层面来看,我们已经观察到一个非常明显的“转折点”信号。

以下是文章的全文:年初以来,信贷债务市场出现了突发性的“违约”,其中民营企业的“雷区”属性尤为突出,占到违约数量和规模的一半以上。

在强风暴雨下,债券市场的投资者“避开”私人公司债券,一些机构甚至采取了“一刀切”的方法。私营企业的信用利差几乎达到历史最高点。

债券市场的情况是整个融资体系的“缩影”。私营企业不仅难以通过债券融资,也难以通过信贷等其他渠道融资。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二元结构”似乎再次出现,整个融资体系呈现“分层”状态。

为什么会这样?在政策改变的情况下,我们将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客观地说,银行对中小企业的“歧视”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而是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

然而,在当前的“融资分层”中,仍有一些“特殊性”值得探讨。我们从以下两个角度理解这一现象的原因。

首先,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前两轮“大信贷”已经埋下隐患。

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共经历了三个完整的信贷“扩张-收缩”周期,除了民营企业在第一轮信贷扩张(2008-2009年“4万亿刺激”)中获得了大量信贷支持;在最近两轮信贷扩张中,私营企业面临着与目前类似的“信贷歧视”,但当时它们能够依靠股权和非标准的融资渠道。

具体来说,在2011年至2012年的信贷扩张周期中,由于风险溢价补偿较高,非标准资产走上舞台,成为信托市场底部民营企业债务的主力军。

在2014年至2015年的信贷扩张周期中,“大资本管理”的中继信任渠道将是民营企业的“输血”。重叠的股票市场已经进入牛市,股票融资也发挥了明显的作用。

就今年的情况而言,由于非标准融资过去在民营企业债务中所占比例相对较高,新的资本监管规则导致表外融资(以前是民营企业重要的“另类融资渠道”)进入股市崩盘的过程,民营企业债务压力继续大幅上升。此外,股票市场的持续低迷使其难以发挥作用,这使得信贷可获得性问题在当前环境下尤为突出。

其次,金融机构没有主观偏见,民营企业的基本面确实不尽如人意。

如果你仔细比较私营部门和国有部门的基本面,你会发现:首先,私营部门的收入下降速度比国有部门快。2017年第一季度,两者之间的增长率差距开始扭转,但成本下降速度慢于国有部门。在两阶段挤压下,私营部门的利润增长率始终低于国有部门,徘徊在较低水平。

二是利用(财务支出+汇兑损益)净利息支出同比观察,民营企业部门承担的利息支出规模和增长率仍然高于国有企业部门。虽然今年年中略有下降,但水平偏高。

第三,私营部门资产减值损失增长率创下新高,不少企业在信贷账户中有应计应收账款和存货减值准备金。前者是应收账款期限进一步延长的恶果,而后者是规模扩张与需求匹配失衡的尴尬体现。

归根结底,它反映在资产负债比率中。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明显分化。

自2015年实施供应方改革以来,国有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稳步下降,而私营企业部门的杠杆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现已接近2012年以来的高点。

不仅如此,民营企业的债务也存在明显的“期限错配”,短期债务比重明显高于国有企业。

今年第二季度,私营企业三大净现金流之和跌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迎来了一个“黑暗时刻”。

形势严峻,但幸运的是,从政策层面来看,我们已经观察到一个非常明显的“转折点”信号。

自年初以来,货币周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广义货币”已经得到确认。自7月份以来,以“宽货币”为基础的“宽信贷”政策进一步出台。

与过去不同,这一轮“广泛信贷”的目标不是政府(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部门,而是私营部门。

央行行长易纲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提出了国有企业“中性竞争”的原则。随着最高级别民营企业论坛的召开,相关的民营企业信贷救助政策如“浪潮”般涌了出来。

我们认为,该政策旨在避免对私营企业融资采取“一刀切”的办法,而不是简单和系统的办法。

所谓竞争中立,是指从“好企业和坏企业”的角度来区分融资主体,而不是从“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角度来区分融资主体。

在分析上述“融资分层”原因的基础上,可能的对策包括:第一,进一步放宽资本管理新规定,恢复部分表外融资功能。

为了弥补表内信贷对民营企业的“自然厌恶”,民营企业的债权持有人得到了回报相对较高的补偿。

第二,对于表内部分,应修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指标监管,以提高风险偏好,满足民营企业融资需求。

第三,鼓励发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通过“信号效应”突出一些高质量的民营企业,避免系统性的“一刀切”。

英文原文如下:私营部门融资在2018年3月30日的债券市场怀疑论中获得了成功。但是新政策可以提供转折点。自今年年初以来,信贷市场出现了一系列违约。无论是容量还是规模,私营公司都有一半以上的固定故障。在这种情况下,债券市场投资者不愿意向私人公司借钱,一些机构也试图取消这种做法。私人公司在伦敦市场融资并不困难,其他金融渠道也是如此。老实说,中国银行不在乎向中小企业贷款。困难在于金融或私人公司是一个跨国公司,但中国目前的形势仍值得思考,这主要是因为这种现象。首先,iddendangerwasmadepparentalongtagon。在这一时期,中国经历了信贷扩张和收缩的三个回合。在第一轮扩张中,4万亿元(5750亿美元;509亿欧元;4510亿英镑)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中的最大受益者。但是在其他的网络环境中,私人公司没有得到太多的支持,也很难像现在这样进行融资。第二,私营公司本身也有一些问题,尤其是与国有公司相比时。私营企业的收入高于国有企业,私营企业的成本也低于国有企业。因此,越来越多的私营电力公司与国有企业相比,一直处于低水平。私营公司偿还债务的利息和利息的增长仍然比家庭高,而且相对来说是高水平的。因此,在资产负债率方面,私营企业和企业之间有很大的差异。自2015年中国开始实行中小企业改革以来,国有企业的杠杆运作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私营企业的杠杆运作却有所增加,并在2012年开始稳步增长。此外,私营公司拥有更多的短期债务。在2018年第二季度,私营公司的tcashflow达到了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尽管粘性仍然很强,但从政策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点之间可能存在的信号。自今年年初以来,货币政策得到了确认,自7月份以来,信贷政策被提出。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轮的信贷目标是支持政府基础设施建设部门的企业。随着更高层次的信号促进私有技术公司的发展,relativerediterationpolicies或私有技术公司将继续退出。我认为债券市场应该从好公司的角度,而不是从私人公司的角度来看待不同的金融实体。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金融研究所的记者,采访过程回顾了《中国日报》主编庞正奇和甄莹莹对我所长期关注国际金融、货币银行、宏观经济、金融监管、金融科技、地方金融等领域的看法。定期举办国际货币论坛、货币金融圆桌会议、大型金融思想沙龙、麦金农论坛、向涛国际金融讲堂等一系列高层论坛或讲座,产生了大量具有重要理论和政策影响的学术成果,包括《人民币国际化报告》、《天府金融指数报告》、《金融机构国际化报告》、《中国财富管理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