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鹤岗”在哪里?李迅雷团队统计2018年全国人口流动图

本文来自李迅雷金融投资,作者是梁忠华和吴家路。

如需重印,请联系原作者。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内容,请下载扑克金融应用程序(iOS和安卓版本都有)。

人口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人口流动的变化也会影响区域经济的发展。

在最后一个人口话题“婴儿潮不再”中,“单身汉潮来袭——未来30年中国人口的五大趋势”,我们从时间维度预测了中国人口的演变趋势,而本文将从区域维度出发,观察最近人口流动在地理位置上的新变化。

哪些城市在流入,哪些城市在流出?流动人口已经连续四年下降。人口普遍正在返回家园,这是真的吗?我们不妨回顾一下2018年人口迁移的全貌。

1.总的流向是:向东和向南移动,向核心集中。

2018年,中国东部10个省市中有7个是人口净流入地区,南部省份的人口净流入也高达168.5万。

就省份而言,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净人口流入量最大,而北京的净人口流出量最大。

从该省的情况来看,非常明显的是集中在省会和“双子座”等核心城市。

2.是什么推动了流动?看看经济,看看政策。

人口流动背后的驱动因素是收入差距和人口管理政策等经济因素。北京和上海正在“控制人民”,而安徽和Xi安正在大规模“抢劫人民”,效果明显。

3.城市群发展:北京外流人口去哪里了?中国四大城市群呈现出“三强一弱”的新格局。

京津冀人口出现了大规模的净外流,而北京的外流还没有达到天津和河北。长江三角洲仍在经历大规模的净流入,其中浙江处于领先地位。安徽因抢劫政策而成为最大的“黑马”,而江苏则有一定的影响力。珠江三角洲的人口集中到“小珠江三角洲”是非常明显的。成渝城市群的人口更多地流向以成渝为中心的“双星”。

4.小城市通常有净流出。下一个“鹤岗”是谁?从城市层面来看,人口主要集中在新的一级城市,而70%的四、五级城市面临人口净流出。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国小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急剧上升。从长远来看,它将面临人口净外流和二手住房市场规模小等风险。

在城市政策的背景下,“反人民战争”将变得越来越激烈。从长远来看,鹤岗的“白菜价格”地产可能不是一个例子。

1流动的总方向:居民人口向核心集中的变化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人口的自然增长,另一部分是现有人口在地区之间的迁移流动。

因此,在自然人口增长被排除在常住人口的总变化之外之后,就可以得到地区之间的净人口流动。

从国家角度来看,中国人口流动最明显的特征是“向东流动”。

根据我们的计算,我国东部地区继续出现净人口流入,自2011年以来已达到742万人。

2018年,东部地区继续这一趋势,净人口流入为993 000人。东部10个省市中有7个是人口净流入地区,明显优于中西部省份。

图表:按地区划分的净人口流入趋势(10,000)资料来源:中国-泰国证券研究所《地区统计公报》,注:吉林、西藏、云南和宁夏数据缺失,下同。

人口流动的另一个特点是“向南”。

如果用秦淮河线来粗略划分中国的北方和南方省份,人口净流入基本上分布在南方。2018年,南方各省(云南除外,尚未公布数据)人口净流入达到168.5万人。

图表:南北省市人口流动分布(万)资料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从具体省份来看,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净人口流入量最大,北京和山东的净人口流出量最大。

2018年,广东净人口流入超过80万,浙江接近50万,安徽接近30万,人口流入最多。

2018年,北京的人口净流出为22万,是中国最大的省份。此外,北京居民人口负增长也是全国第一,其次是山东和黑龙江,人口净流出比较严重。

图表:南北省市人口流动分布(10,000)资料来源:地方统计公报(Local Statistical Bulletin),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从省内人口流动的角度来看,集中在核心城市是大势所趋。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和2015年抽样调查的数据,省际流动人口实际仅占1/3左右,更多的是省内人口流动。

根据我们的计算,2018年各省的常住人口向省会或经济实力较强的城市集中非常明显,而该省的其他城市一般都有净人口外流。

图表:城市人口流入流出统计(资料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例如河南、湖北、湖南、四川、山西等省的常住人口都集中在省会城市。福建的福州和厦门、广东的广州和深圳、浙江的杭州和宁波、山东的济南和青岛等“双城”城市对人口也很有吸引力。

图表:2018年陕西省城市人口流入流出分布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注: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颜色深度代表相对范围。

图表:2018年福建省人口流入流出分布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注: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颜色深度代表相对范围。

是什么推动了流动?看看经济和人口流动背后的政策,很容易理解其中一个是经济因素。

例如,就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或收入增长而言,大多数南方省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除了一些省份之外,北部、西部和东北部地区大多不令人满意。

城市经济活力与居民收入水平之间的差距是推动人口跨地区流动的重要原因。

资料来源:中国泰国证券研究所推动人口流动的另一个主要因素是人口管理政策,一些是“掠夺人民”,一些是控制人口增长。

在人口控制的案例中,最典型的是北京和上海。前者的人口净流出量最大,而后者在连续三年净流出后仅有10,000人净流入。

还有几个典型的“抢劫”例子。例如,2018年,安徽几乎所有地级市都有净流入。

除了北部的苏州、蚌埠和淮南,安徽其他13个城市在2018年都经历了净人口流入,其中省会合肥的净人口流入量最大。

安徽总净人口流入与人才引进政策的大力实施密切相关。

对于高端人才,安徽省城市直接给予较大的购买补贴、生活费用补贴和家庭补贴,这些补贴明显比周边城市更具吸引力。

图表:2018年安徽省城市人口流入流出分布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注: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颜色深度代表相对范围。

Xi安也赢得了2018年“夺人”战争的“彻底胜利”。

2018年,陕西常住人口净流入119,000人,其中xi安净流入近320,000人。

2018年,Xi安常住人口增长达到近十年来的新高,登记人口的年增长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总和。

人口在短时间内的大量涌入与Xi安放宽定居政策有很大关系。自2017年以来,Xi安省已连续五次放宽对大中学生毕业生、学生和学历较高者的安置政策。

然而,“抢人”的高成本策略可能无法长期持续。未来工业和经济发展是人口真正回归的关键。

图表:Xi安永登记人口增量(10,000)资料来源:Xi安永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注:2017年及之前的人口增量采用旧口径(不含西安新区咸阳区),2018年增量调整为新口径(2018年新口径-2017年新口径)。

3城市群发展:北京外流人口去哪里了?在过去的两年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政策加快了。城市化和城市群的发展将成为股票经济时代城市化的新特征。

通过对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圈四大城市群人口流动的比较,发现了“三强一弱”的新格局。

图表:2018年省级人口流动分布图(10,000)资料来源:地方统计公报,风能,中泰证券研究所注1:小于-1的负数为人口净流出,图中为蓝色;大于1的正数是人口的净流入,在图中为橘红色。灰色表示人口流入和流出在10,000以内,认为人口迁移变化不大。

注2:吉林、云南和西藏尚未公布数据;新疆的人口变化暂时不予考虑。山西省的常住人口是经过计算而不是抽样的。因此,计算的人口流量为0,不能反映实际情况。因此,它不被考虑。

京津冀人口正经历着巨大的净流出,主要是因为前面提到的北京地区最为严重。人口从北京外流到北京周边地区,推动了周边城市的发展吗?我们发现北京人没有去天津,天津的人口吸引力在2014年开始明显减弱。

尤其是2017年,天津人口首次出现净流出,达到9万多人。当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也降至3.6%。

尽管天津的经济增长率在2018年稳定下来,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排名仍然是全国最低的。虽然人口略有回升,但净流入不到10,000人,过去的辉煌一去不复返了。

图表:2011年以来北京和天津的净人口流入(10,000)资料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也没有去过河北。

然而,在河北省的城市中,2018年只有廊坊(注册人口)和秦皇岛有净人口流入,规模分别为10,000和13,000,与北京的人口流出相比非常小。

更不用说,河北的其他城市仍然面临着人口净外流的压力。

从人口角度来看,京津冀城市群的长期增长势头正在减弱。

随着北京人口外流和其他城市相对缺乏经济活力,北京、天津和河北作为一个整体正面临人口流失,长期经济增长势头可能减弱。

图表:2018年河北省城市人口流入流出分布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注1: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颜色深度代表相对范围,浅灰色代表暂时未公布的数据。

注2:廊坊市只公布了登记人口的相关数据,这里是登记人口的变化情况。

长三角城市群作为一个整体仍在经历大规模的净流入,但其内部格局也正在分化。

浙江的人口流入继续领先,安徽成为最大的“黑马”。

另一方面,在上海和江苏,由于上海总人口的控制,人口外流持续了15-17年。尽管人口显示出18年来的净流入,但人口规模只有10,000人。然而,近年来江苏的净人口流入并不大,连续6年低于安徽。

几年前,安徽的人口主要流向上海、江苏和浙江,但现在安徽的人口显示出回归的迹象。这三个主要流入地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图表:2015年以来长三角四省市净人口流入(10,000)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珠三角地区也非常吸引人,人口集中到“小珠三角”(9个城市)的现象非常明显。

根据广东省公布的数据,人口流入城市基本分布在“小珠江三角洲”,特别是广州和深圳。

虽然深圳尚未公布相关数据,但我们只是根据广东省的人口流入量来计算2018年深圳的人口净流入量。

然而,珠江三角洲的其他城市吸引力相对较小。例如,韶关和云浮的人口流动变化不大,清远和阳江都出现了人口净外流。

图表:2018年广东省城市人口流入和流出分布来源:地方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注1: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颜色深度代表相对范围,浅灰色代表暂时未公布的数据。

注2:一些地级市使用登记人口的出生率和死亡率作为近似计算。深圳尚未公布数据,但与前几年的情况和18年全省人口流入规模相比,预计仍将有大量人口流入。

成渝城市群人口迁移继续呈现以成渝为中心的“双星”特征。

2018年,重庆人口净流入近16万。成都还没有公布人口自然增长的相关数据,但根据四川省53,000人的净流入量和其他城市100,000多人的净流出量,我们可以简单地计算出成都市2018年的人口流入量也很大。

然而,像其他城市群一样,中小城市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压力。

图表:成渝城市群人口流入和流出的分布来源:地方统计公报,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注:红色代表人口流入,蓝色代表人口流出,色深代表相对范围,浅灰色代表暂时未公布的数据。

小城市总的来说是净流出。下一个“鹤岗”是谁?从城市层面来看,人口主要集中在新的一级城市,而70%的四、五级城市面临人口净流出!根据我们对已公布数据的169个城市的统计,流入新一线城市的人口非常明显。在有数据的11个新一线城市中,总净人口流入为150万。

然而,流入一线城市的人口并不明显,主要是因为北京流出太多,与新的一线城市有很大差距。

三、四、五线城市的人口继续净流出,特别是70%的四、五线城市面临着人口净流出的压力。

图表:净移民人口规模(万)资料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房价过度上涨和人口流向偏离,小城镇房地产市场未来调整压力将更大。

城市化的一般规律是人口从农村集中到城市,从小城市集中到大城市。然而,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小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急剧上升,偏离了增加供给和人口外流的基本方面。

从长远来看,小城市面临着人口净外流和二手住房市场规模小等风险。房地产市场也将面临更大的调整压力。

图表:2018年人口迁移率和房价增幅(%)资料来源:各地区统计公报,中泰证券研究所长期观察,中国总人口增长率将缓慢放缓,出现负增长,宏观经济将逐步进入股票经济时代。

日本人口在2010年后开始呈现负增长。十年来,东京的房价远远超过了全国,而其他城市的房价却不温不火。

在中国以城市为基础的房地产政策背景下,各地区、各城市之间的“抢人战争”将会越来越激烈。能够吸引人口流入的城市经济和房价将得到一定的支持。然而,面临人口净流出的城市将如何发展?这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从长远来看,鹤岗的“白菜价格”地产可能不是一个例子。

图表:日本住宅地价指数(12个月移动平均线)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的风险提示:部分城市未公布的不完全统计数据,下行经济,政策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