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0多亿出生的罚款的去向仍是个谜。

以前,这是国家机密;目前,它仍然是敏感信息;它就在你身边,但你永远也看不清楚神秘的超细计划生育工作被称为世界上最困难的工作,伴随而来的超细可能也是世界上最困难的工作之一。

最近,体育明星田亮在香港生第二个孩子的问题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与此同时,一些媒体报道称,全国范围内的超生罚款金额每年可能超过200亿元,罚款的去向仍是个谜。

所谓的超罚款是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征收的一笔钱。

在20世纪80年代初,超额生育被称为罚款,但在1994年被改为计划外生育费。

2000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共同颁布了统一的社会抚养费。

2001年《人口和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了社会抚养费。

国务院颁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县级计划生育部门应当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作出书面决定。县级计划生育部门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或者街道办事处作出征收的书面决定。

这些年来,这个国家每年有多少人受到惩罚?社会抚养费是多少?《中国经济周刊》就此问题咨询了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得到的答复是,国家规定社会抚养费和滞纳金全部上缴国库,征收金额为24万元,是国务院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738元的9倍。

此后,杨朱珠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审和二审都支持海淀区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决定。

今年2月,法院冻结了我在银行的账户,并于4月24日转账。

杨朱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法官告诉他最小的女儿可以注册,但是他还没有处理好,因为他仍然觉得不舒服。

作为一个对计划生育政策持批判态度的学者,杨朱珠不仅认为海淀区征收9倍的标准是不公平的,而且认为征收社会抚养费本身也是不合适的。

根据《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违反规定生育二胎的夫妻或者非婚生子女的公民,按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的3-10倍征收。

各区县都有具体的征收细则。

例如,根据北京市相关区县社会抚养费征收细则,海淀区一般征收基数的7-9倍。

按3~4倍或5~6倍征收,必须符合失业、低保、重度残疾等相应条件。

东城区一般按基数的6-10倍征收,如果按基数的3-5倍征收,还必须符合最低生活保障、一方死亡等条件。,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

事实上,这种灵活的收集系统不仅在北京实行。

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赋予各地自由裁量权:社会抚养费征收的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

该国所有地区的生育政策都不一样。很难统一,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当时,立法相对紧迫。考虑到各种因素,国务院作出了授权决定。

深深参与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立法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詹仲乐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在公共信息中发现的单笔社会抚养费最高限额为109.58万元。

目前,我国对有一个以上子女的人征收社会抚养费大致可分为四种标准:一是在确定征收基数的情况下,征收是以固定倍数为基础的,如江西3.5倍,上海、河南、湖北3倍;二是设定一定的倍数区间,如北京3~10倍,新疆1~8倍;三是固定额度范围,如黑龙江城镇居民3万~ 6万,农村居民1万~ 3万;四是设定下限,只规定最低倍数或征收金额,如河北不低于2.5倍,山西不低于7000元等。

在北京和上海等城市,金融监管应该更加严格。

全国经济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在征收时表现出很大的随意性,导致执法不规范和权力寻租。

江苏徐州区县计划生育局的工作人员刘说,社会抚养费的征收要么由县级计划生育部门征收,要么委托乡(镇)街道征收。不同的器官有不同的控制和更大的灵活性,甚至可以随意增加或减少采集量。有相关案例和人际关系案例。

在生孩子之前,我们应该和村里的计划生育干部搞好关系。当孩子出生时,我们会送一些礼物并讨论罚款的数额。

对于那些没有第二个孩子指数的人,他们必须支付10,000元,而那些有熟人或钉子户的人只需支付7,000元。

河南省新乡市的一名基层计划生育官员也告诉记者,即使是计划生育官员也会盯着村里只有一个孩子或没有男孩的家庭,适时提醒他,趁我还在办公室的时候该生孩子了,然后给你一个更便宜的价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