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人用法律和责任化解矛盾

村庄或社区是一个小社会。它有强烈的生活气息,许多矛盾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基层冲突调解非常重要。

71岁的云元进是蜀岗街九龙村委会的矛盾调解人。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矛盾都是由他调解的。他用合法的武器、耐心和责任心解决了一些相当复杂的矛盾。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村委会看望戴眼镜的又高又瘦的老人云元进。

他正在练习书写工整有力的钢笔和书法。

“下午没人来,只是找点事做。

”云元进说道。

“工作认真,兢兢业业,从不迟到早退,有时热或生病,村委会让他在家休息,但他还是准时点上了。

”一名村委会主任补充道。

云元进是蜀岗街司法办公室主任。退休后,他总是想在家利用剩余的精力。

凑巧的是,九龙村委会已经选定了一名基层冲突调解人。由于政治素质高、专业能力强、法律法规知识丰富,他被选为村里的调解人,并于2011年4月正式上任。

前九龙村很大,有35个自然村。即使九龙寨现在也有2000多人,所以冲突肯定不会少。

“征地拆迁、房地产纠纷、婚姻家庭、遗产分配、邻里纠纷等都涉及到,其中婚姻家庭与遗产的矛盾调解非常困难。

”云元进说道。

他记得有一个房地产分配案件调解了一个月。80多岁的村民张伟(化名)去世,留下了一所安置房屋。他没有自己的孩子,一个姐姐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张伟年轻的时候,曾经娶过一个妻子。另一方带了一个儿子,三个人一起生活了几年。

不久,继子离开了这个家庭。后来,他的妻子也去世了。

许多年后,继子没有出现,甚至张伟死去的继子也不知道。

然而,当他得知继父留下了一所重新安置的房子时,继子再次出现并要求继承遗产。

“法律规定,子女、配偶和父母是第一继承人,包括继子女,兄弟姐妹是第二继承人。

”云元进说道。

根据规定,这个继子有权继承遗产,但法律也规定权利和义务是平等的。他对继父没有贡献。相反,他继父的弟弟的家庭通常更照顾他,而他的弟弟有三个儿子,他的家庭状况很差。

因此,弟弟的家人不同意继子的要求。

“反复把双方召集在一起,把事实摆在法律面前,把事情讲理出来,一旦谈错了,然后再来来回回调解一个月。

“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云金运说,老人的继子还有两个姐姐。如果问题处理不好,他们是否想继承会带来后遗症。

后来,村委会把其中一个姐妹叫到现场,说她会放弃遗产。

另一个姐姐在江苏,用传真发来的。另一方签字说她放弃了遗产,并传真了回来。

最后,继子同意接受20%的遗产,表明没有进一步的反对意见。

云金运发布了一份调解协议,双方签字确认。

“有些小冲突可以口头解决。复杂的冲突必须有书面协议,以防止各方事后食言。

“多年的经验使云金运对他的工作非常严格。

不久前,云元进还调解了一起涉及婚姻和房地产的案件,记录了一大堆数据,最终达成共识,并以调解协议的形式予以解决。

“很多关系和矛盾都很复杂。在调解过程中,有必要从周围的人那里了解情况,以便事情的全貌逐渐变得清晰。

有时他们陷入困境,晚上睡不着觉,但是只要他们有坚定的信心,困难就一定会过去。

”云元进说道。

许多村民哭着来到村委会。他耐心地接待他们,并将双方安排在一起。同时,规定不允许争吵。一方必须等另一方发言后才能发言。否则,不允许调解。

不管这个角色有多凶猛,他都有办法让它平静下来。

在调解过程中,他总是小心谨慎,即使法院成员看了,他签发的调解协议也是完美的。

“法律、理性和情感的结合将是令人满意的,矛盾将得到解决。

“多年的司法工作经验,云元进总结了这个规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