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神话”在上市年审中缩水

小米官方网站“希望在上市第一天购买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者赚两倍的钱”。

这是小米负责人雷军一年前在市场庆功宴上说的豪言壮语,但现在似乎一切都成了空的话题。

去年7月9日,小米在香港上市。10天后,小米股价飙升至每股22.2港元,这也是小米在资本市场的最高时刻。

从那以后,小米一年来一直处于“持续下滑”的状态。

面对近一半的股价和市值,小米不想自救。

密集的组织重组和频繁的股票回购都显示了企业改革的焦虑和决心。遭受资本“滑铁卢”的小米显然不是雷军所说的“互联网公司”。

7月9日财富创造神话的下降是小米上市一周年。然而,资本市场并没有给予“好的红利”。其股价于上午9时49分下跌,跌至每股9.27港元,市值为2,307亿港元。

小米股价下跌已成为过去一年的常态。一个月前,即6月3日,小米的股价首次跌破每股9港元,创下历史新低。

面对近一半的股价,小米的股票回购在6月份几乎没有停止。

根据公告统计,小米在6月份回购了17次股票,但在7月份,回购仍在继续。

小米的回购计划早在今年1月就开始了。

1月9日,小米的股票被停牌半年。限售股包括公司7个基石投资者、50多个机构投资者和4个个人股东持有的股份,合计63.1亿股,占股本总额的26.85%。

禁令解除的前一天,小米股价暴跌7.5%。

为了稳定市场信心,雷军和其他控股股东承诺持有全部股票365天。

与此同时,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周守子也做出了同样的承诺。

然而,这种承诺和频繁的回购仍然难以阻止股价下跌。

自从登陆HKEx后,小米的股价持续下跌。与每股17港元的发行价相比,小米的股价今年大幅缩水。

截至7月8日市场收盘时,小米的股价据报道为每股9.61港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券公司电子行业分析师向时代财经指出,手机市场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坚挺,当它高速增长时,肯定会有很高的估值。

“然而,当小米的估值高于苹果时,这是不健康的。对于像苹果这样赚钱的公司来说,市盈率只有16倍。

“小米的IPO价格为17港元,市盈率为39倍。

对于一群以发行价格为认购成本的基石投资者来说,即使解除半年禁令已经到来,40%的账面亏损也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出售意愿。与此同时,持有小米股票的员工“创造财富的梦想”也在迅速萎缩。

除了股价下跌和频繁的股票回购,小米自上市以来还进行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组织重组。

一些投资界人士向时代财经感叹,“不管调整了多少次,最多7次,调整也涉及到重要的高级官员,甚至是参谋长,这肯定会对企业的稳定产生影响。

“从2018年9月开始,小米进行了密集的组织重组和人事变动。

截至7月1日的最新调整,小米已经完成了三大部委、六大部门(财务部、总参谋部、组织部)和三大委员会(质量委员会、技术委员会、采购委员会)的整体架构建设。

目前,雷军已亲自接任中国总裁,负责中国的业务发展和团队管理。

不同于2016年他亲自掌管手机部门并提议将小米手机放回巅峰的“野心”,这次雷军重视手机业务的“稳定性”。他对小米中国区未来三年的战略纲要是抓住5G机遇,在三年内稳扎稳打,实现“稳定、三个希望、一个目标”。

资本市场的“手机+爱奥特”新故事“滑铁卢”让小米进行股票回购和组织结构调整。面对资本市场的压力,小米也试图讲述一个新的资本故事。

早在2011年,雷军就已经提出了著名的小米“铁人三项”商业模式,即通过硬件、软件和互联网三驾马车推动公司的业务发展。

2017年,这一模式将升级到三大板块:硬件、互联网和新零售。

硬件业务由手机、电视、路由和外部生态链智能硬件组成。互联网部门由MIU、相互娱乐、云服务、金融和电影产业组成。新的零售部门包括小米商城、在线电子商务、小米家居和米佳产品。

对小米来说,单靠硬件似乎难以说服资本市场。它需要新的故事主题,如新的零售、生态链、物联网和核心设计。

雷军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小米是一家可以同时做电子商务、硬件和互联网的综合性公司。

小米上市仅仅六个月后,雷军宣布了“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称之为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计划。

在手机硬件方面,将实施多品牌战略,完成小米和红米红米的独立分离,5年内将在物联网上投资100亿元。

过去,小米在“铁人三项”模式下孵化了一条以手机为中心的生态链,在全球物联网市场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现在面对股价下跌,小米需要重新审视过去“铁人三项”的讲故事能力,并向资本市场提出更清晰、更有说服力的商业模式。作为小米的核心护城河,手机和物联网业务占小米集团今年第一季度收入的近90%,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今年3月19日,小米发布2018年度财务报告,收入1749亿元,同比增长52.6%,调整后净利润86亿元,同比增长59.5%,超出市场预期。

雷军在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表示,与财务报告中的数据相比,小米在未来五年积极的战略调整和核心战略的梳理是最重要的成就。

如何证明自己是一个“创新驱动的互联网”企业一直是小米面临的难题。

从“铁人三项”模式的演变到“双引擎”战略的提出,雷军的讲故事能力依然如故,但资本市场似乎仍不买账。

虚拟互联网公司对资本市场中的互联网公司和硬件公司给出了不同的判断标准。

腾讯市值为3.34万亿港元,约合4283亿美元,市盈率为37倍。阿里巴巴的市值为4511亿美元,市盈率为35倍。脸书的市值为5606亿美元,市盈率为25倍。

对于一家典型的硬件公司来说,市盈率要低得多。

全球利润最大的硬件公司苹果的市值为9396亿美元,市盈率仅为16倍,而联想集团的市盈率为15倍。

小米目前在香港的股票市值为2391亿元,市盈率只有15倍。

事实上,其市盈率最低只有8.6倍,远远低于香港互联网公司30倍的平均市盈率,甚至低于硬件高科技公司19倍平均市盈率的一半。这也反映出资本市场仍将小米视为一家硬件公司。

小米显然不这么认为。

在上市前的公开信中,雷军将小米定义为以手机、智能硬件和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甚至宣传“小米的估值应该等于腾讯乘以苹果”

然而,小米目前的市值约为腾讯的7%,苹果的3%。

几年前,资本的确给了小米信心。

从2010年到2014年,小米的估值从2.5亿美元飙升至450亿美元,超过脸书,成为世界上最快、最昂贵的独角兽公司。

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是2010年的180倍,甚至有消息称“雷军寻求2000亿美元的估值,并得到投资银行的认可”。

“16年来手机市场的增长率是多少?尽管速度在17年内有所放缓,乐视还是关闭了,小米获得了另一笔奖金。

因此,小米在过去一直高速增长,一级市场的泡沫越来越大。

”该匿名证券公司的电子分析师指出。

中国从未缺少在资本市场吹泡泡的公司,但小米等收入和利润大幅增长的公司,在上市后资本市场不购买它们的情况下很少出现。

小米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小米集团第一季度总收入为438亿元,同比增长27.2%。调整后利润21亿元,同比增长22.4%,收入和利润均有所增长,超出市场预期。

然而,小米的手机业务仍然是最大的收入来源。

根据财务报告,小米2019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438亿元,其中270.8亿元来自智能手机业务,分别占2018年的61.7%和64.9%。

“小米不是一家纯粹的硬件公司,而是一家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雷军曾经说过,“虽然硬件是我们重要的用户门户,但我们不希望它成为我们利润的主要来源。

“2018年上半年,小米在董事会多次讨论和批准后,为硬件业务设定了一条红线: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智能手机、物联网和消费品)的整体净利率每年不应超过5%。如果有任何超额,超额部分将返还给用户。

这种行为被解释为对资本市场的宣传。

事实是小米一再压低硬件产品的毛利。

2018年,小米的硬件业务收入,包括手机和物联网产品,贡献了总收入的90%,但小米硬件业务的整体净利润不到1%。

“过去两年,小米一直在家庭中做物联网,投资数百家小米生态连锁公司,并做许多服务和软件。

然而,从收入结构来看,硬件仍然是主要因素,硬件支撑着整个集团的大发展。

互联网行业分析师丁道师告诉时代财经。

尽管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小米互联网服务的毛利润达到103亿元,占毛利润的近一半,收入的9%,但投资者需要更明显的信心,小米才能真正成为“互联网公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