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记者贾迈勒·卡乔奇的“失踪”事件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完美”风暴

文章中的人物介绍:贾马尔·卡乔奇(Jamal Kachouqi):文章中的主要人物,失踪的沙特记者,其随后的报道被怀疑证明他已经被肢解;阿德南:卡丘奇叔叔,世界著名的亿万富翁军火商;塔比吉:他被证实是肢解卡乔奇的凶手,后来在一次可疑的车祸中丧生。

自古以来,中东地区就因其丰富的石油资源而成为军事战略家的战场。五次中东战争后,当地局势变得不确定。沙特记者贾马尔·卡乔奇最近的失踪加速了当地局势的复杂化。

据沃德社会观察站记录的贾马尔·卡乔奇失踪的最早新闻报道,2018年10月3日20: 25,《联合早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沙特记者“失踪”涉嫌批评王室制造麻烦》的报道。

两名土耳其官员周三(3日)向路透社证实,写了许多关于皇室的批评文章的沙特记者卡乔奇(Kachouqi)已经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呆了24个多小时,还没有走出领事馆。

Kachouqi去年出于安全考虑离开沙特阿拉伯,流亡到美国。

在离开沙特阿拉伯之前,他指出当局已经警告他不要在推特上发帖。

周二,正准备再婚的卡乔奇前往位于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收集离婚文件。

克钦独立军的土耳其未婚妻说,她从那天下午1点(新加坡时间下午6点)就一直在领事馆外等候,12小时后还没有看到克钦独立军出来。

她已经报警了。

贾马尔·卡乔奇(Jamal Kachoqi)贾马尔·卡乔奇,生于1959年,在推特上拥有近200万追随者,是整个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之一。他经常接受英国广播公司、半岛电视台和阿拉伯电视台的采访。

在作为记者的职业生涯中,卡乔奇通过一系列对奥萨马·本·拉登的采访而声名鹊起。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2016年12月,他因公开批评未来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尔曼(mohamed ben salman)并反对他关于也门战争和与卡塔尔关系的政策而被王室禁止。

2017年6月,卡周奇获得美国“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签证”,成为《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然而,从他的家庭背景来看,卡秋琪不是一个普通的“记者”。

卡乔奇来自土耳其的KAK家族。他的祖父穆哈迈德·卡修吉(MuhammadKhashoggi)是现代沙特阿拉伯开国国王阿卜杜拉·阿齐兹·伊本·沙特的私人医生。他的叔叔阿德南是一个世界闻名的亿万富翁军火商,参与了里根总统领导下的伊朗反政府事务。

超级军火商阿德南·哈斯霍基(AdnanKhashoggi)自称是世界首富。

据彭博社报道,阿德南曾在20世纪80年代将其游艇纳比拉卖给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外,1997年8月30日下午,在巴黎发生的世纪车祸中,戴安娜不幸的男友多迪费德(DodiFayed)是卡乔奇的表妹。

至于卡乔奇与沙特王室的联系,《纽约时报》这样描述:“在过去的30年里,他似乎认识所有与沙特阿拉伯有关的人。

“由于这个家庭的原籍是土耳其,卡乔奇也与土耳其高级政治家有着密切的联系。

约翰。英国作家兼中东问题记者布拉德利(Bradley)在英国杂志《观察家》的一篇文章中透露,卡舒吉曾告诉未婚妻,如果他没有走出土耳其领事馆,他必须联系他在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AKP)的资深朋友。

卡乔奇失踪之初,AKP创始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他将亲自“调查卡乔奇的失踪,并将调查结果向世界公布,无论结果如何”。

此外,据卡舒奇的前同事布拉德利(Bradley of Kachouqi)称,卡舒吉在2003年被沙特政府解雇,原因是他个人偏好“穆斯林兄弟会”和瓦哈比派,这两个派别有重大分歧,并发表文章批评瓦哈比先知。

卡乔奇在20世纪70年代加入了伊斯兰逊尼派政治团体穆斯林兄弟会。

穆斯林兄弟会的主要目标是使古兰经和圣训成为伊斯兰家庭和国家最重要的核心价值观。

与瓦哈比教派不同,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认为伊斯兰统治可以通过一定的民主进程来实现,而瓦哈比教派则认为民主是一种绝对的西方敌对意识形态,禁止一切“异端邪说”,如吸烟、喝咖啡和戴戒指。

对沙特王室来说,两种政治力量都对其构成了一定的威胁。

在2010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兄弟会被许多政府指控煽动暴力,特别是2013年埃及的大规模暴力冲突。

2015年,穆斯林兄弟会被巴林、埃及、俄罗斯、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认定为恐怖组织,遭到卡乔奇的反对。

2017年,他在推特上写道:“迄今为止,任何承认改革、阿拉伯之春和自由,并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祖国深感自豪的人都被贴上了兄弟会的标签。

在我看来,兄弟会的理念是神圣的。

在《华盛顿邮报》8月的一篇专栏文章中,他还写道:“根除兄弟会就是根除民主,这也意味着阿拉伯世界将永远生活在集权和腐败的政权下。

《纽约时报》指出,尽管卡乔奇不再参加兄弟会的会议,但他仍然了解保守的伊斯兰教和兄弟会的反西方言论。

“根据不同人的需要,克钦独立组织要么伪装,要么利用这些兄弟会的政治理念。

“外媒:七分钟肢解据半岛电视台10月17日报道,土耳其消息人士透露证据显示,卡乔奇在10月2日进入领事馆后不久,在总领事穆罕默德·奥泰比的办公室被杀害并肢解。

据报道,根据土耳其当局掌握的录音,卡乔奇在被杀之前没有接受所谓的审讯,而是受到侮辱和殴打。

当时,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奥塔比也在场。

后来,奥塔比被要求离开办公室,并被沙特阿拉伯的尸检和尸检专家萨拉赫姆·穆罕默德·图巴伊(SalahMuhammedATubaigy)肢解。

这个过程持续了7分钟。

塔比基是土耳其方面宣布涉嫌参与卡乔奇案件的15名“暗杀小组”成员之一。

据报卡乔奇失踪当天,他们乘坐两架私人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并在卡乔奇之前进入沙特领事馆。

同一天,虽然他们在领事馆附近预订了酒店,但他们并没有过夜,而是分别在晚上和晚上乘坐两架飞机经由埃及和阿联酋返回沙特阿拉伯。

据《纽约时报》报道,塔比吉和其他人入境时也携带了骨锯。

记录在案的证据尚未公布。17日,总部位于伦敦的互联网媒体《中东之眼》援引土耳其消息来源,为卡乔奇生命的最后七分钟添加了更多细节。

报道援引一名自称完全听完了卡乔奇生命最后时刻录音的土耳其调查员的话说,卡乔奇被从总领事办公室拖到隔壁书房的桌子上。

楼下领事馆的一名成员立即听到一声可怕的尖叫。

”总领事随后被带出房间。

“随后,卡周奇被注射了一种未知物质,尖叫声立即停止。

报道称,已经向亲政府的土耳其媒体《沙巴日报》提供了3分钟的录音,但媒体尚未公布。

卡乔奇失踪曝光后,土耳其媒体首先报道称,调查人员认为卡乔奇在沙特领事馆被杀害和肢解,土耳其当局掌握了相关的音频和视频证据。

10月15日,土耳其调查人员首次将先进的仪器带入领事馆进行为期9小时的调查。后来,他们说领事馆大楼是新粉刷的,但仍有证据表明卡乔奇死在领事馆。

后来,土耳其调查人员将调查范围扩大到离领事馆不远的奥塔比总领事的住所。

然而,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土耳其安全当局于16日晚暂停了对沙特领事馆的调查,因为沙特阿拉伯拒绝向调查人员打开领事馆的内部大门。

但是早在调查人员到达他们的住处之前,奥塔比已经乘飞机返回利雅得。

据土耳其《自由日报》(Hurriyetdailynews)报道,沙特记者失踪案嫌疑人马什·萨达尔-博斯塔尼(MashalSaadal-Bostani)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一场“疑似车祸”中丧生。

媒体称,消息来源没有透露交通事故的任何细节,塔比莎在沙特记者失踪事件中的角色也不清楚。

土耳其媒体此前列出的15名“嫌疑人”的照片。

(图片来源:土耳其自由每日新闻)31岁的马什·萨达尔-博斯塔尼是沙特皇家空陆军中尉。他是土耳其媒体列出的15名“嫌疑人”之一。这15人在卡乔奇失踪当天抵达伊斯坦布尔,并于当天离开。

塔吉失踪,世界形势还是混乱?自从卡周奇“失踪”的报道和传播以来,全世界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一事件的进展。结果,世界局势变得脆弱、敏感和更加不确定。

在这起事件中,首当其冲的是“沙特股市崩盘”和“美沙关系”。

沙特股市于10月14日周日开盘交易,令人“大吃一惊”。

开盘两小时后,沙特阿拉伯塔达沃尔股指下跌逾500点,跌幅接近7%。

结果,隔壁的迪拜指数也出现了逆转,下跌了1.4%。

据报道,沙特股票指数上次如此暴跌是在2014年油价“减半”的时候。

这一突然崩溃是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项总体声明。

特朗普表示,如果证实失踪记者卡乔奇确实在沙特领事馆遇害,沙特阿拉伯将受到“相当严厉的惩罚”。

一位沙特股票经纪人告诉CNBC,现在是沙特摆脱石油经济转型的关键阶段。沙特国王推行的“2030年愿景计划”(Vision 2030 Plan)希望在12年内彻底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建立多元化的产业结构。

尽管沙特阿拉伯尚未受到正式的经济制裁,但一些国际企业已经开始疏远沙特阿拉伯。

此时这种攻击也给“2030愿景”的前景蒙上了阴影。国际投资者逐渐意识到,“石油大亨”经济也非常脆弱,正在逃离沙特交易所。

此外,关于美沙关系,《德国之声中国新闻》16日报道称,“沙特记者失踪之谜仍未解开,美沙关系正在经受考验”。

这篇新闻报道强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态度是此次事件的另一个焦点。

在与沙特国王萨尔曼(Salman)通电话后,他得出结论,卡乔奇可能是“罗格杀手”的受害者。

据美国媒体分析,特朗普意味着沙特政府不是主谋。

他告诉媒体:“国王坚决否认他对此一无所知。

谁知道呢。这一事件很快就会曝光,但国王断然否认了指控。

“面对国内要求制裁的压力,特朗普派国务卿庞贝前往沙特阿拉伯会见国王,希望进一步缓解这场风暴。

特朗普2017年会见萨尔曼的照片特朗普2017年访问沙特阿拉伯时,宣布将向他出售1100亿美元的武器。对特朗普来说,他不希望沙特记者贾迈勒·卡乔奇(Jamal Kachouqi)的“失踪”影响军火贸易。

“如果他们不从我们这里购买,他们会从俄罗斯和中国购买。

想想看,那是1100亿。

它们将被免费赠送给其他国家,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

然而,包括德国在内的几个国家表示,如果证实记者遇害,他们愿意采取相应行动。

目前,美国政界和商界有声音要求制裁沙特阿拉伯。

共和党众议员卢比奥建议停止向沙特出售军事武器:“如果我们不迅速采取行动,我们就不会在人权问题上重获信誉。

武器销售并不重要,因为它们可以赚钱,而是因为它们有杠杆作用并影响采购国的未来行为。

“一些共和党参议员还提议削减对也门冲突地区沙特军队的军事援助。

摩根大通集团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Dimon)和福特汽车公司董事长比尔福特(BillFord)等华尔街巨头也退出了沙特阿拉伯举办的未来投资论坛。

丹麦南方大学当代中东研究中心教授马丁·贝克(MartinBeck)告诉德国之声,沙特阿拉伯可以通过削减石油产量来报复美国的制裁,这将影响大量美国司机。

“这意味着沙特阿拉伯也对西方有报复和影响。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在美国房地产、酒店和制造业也有巨额投资,总额达8000亿美元。如果沙特阿拉伯退出,也会影响美国国内经济。

德国美因茨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主任甘特梅尔(GunterMey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分析道:“如果沙特阿拉伯行动理智,它不会真的反对美国。

“他认为美沙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不大。除了经济方面的考虑,这也是因为两国仍然希望共同压制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面对可能的外部制裁,沙特政府非常强硬。

周日(14日),沙特国家通讯社SPA援引沙特政府的话说,他们将对其他国家对记者失踪可能实施的经济制裁进行报复。

消息来源称,沙特阿拉伯将加倍努力对抗制裁。

相关消息来源补充道:“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发表评论